1Q $3,500 香港私鐘妹相片流出 (18+)

多了二百多次的性經驗,預支了將來的快樂

我有權潔身自愛,也可將自己身體商品化

性工作除了性交以外,更多的是心靈的安慰和陪伴

 

私鐘妹 SANDY自白: 

其實由小到大都希望成為性工作者,因為妓女是沒有權力的人,有時候更像狗一般被對待,這令我感到很興奮——那是一種兒時的性幻想。長大後,我發覺原來每一個人都可以自主自己的身體。我有權潔身自愛、守身如玉,也可以將自己的身體商品化。因此想透過性工作來實踐這種權力。更重要是,我希望在實踐過後,向其他人分享這種我認為可行的生活方式。

第一次交易的客人比我年長20年,看來是中產社會的上流人士。他以名貴房車代步,我也是因為他才認識某大牌子的汽車品牌。踏進酒店房間後,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才開始交易。回想整個過程,令我最尷尬的是由未有身體接觸到互相愛撫的一刻。

準備發生性行為的時候,我回想自己在兩年前破處的經驗。那個時候,我對自己的身體非常自卑,認為自己不能吸引異性。因此便隨意在網上邀請網友為我破處。因為自卑的關係,我擔心被邀請的網友對我不能產生生理反應,所以便落力地服侍和討好他。或許是服侍男生的這段經歷,讓我能完成第一次的交易。

完事後,我坐在酒店樓下的梯級抽煙,忽然發覺性工作者這個身份其實不遙遠。只要跨出自己的心理關口,你便是一名性工作者。感覺很新奇。甚至因為這個經驗對於當時的自己來說實在太超現實,我過了數天後才跟朋友分享。

曾因「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」被拘捕:

某天我跟臥底探員相約在朗豪坊附近,並一同前往時鐘酒店。途中,他詢問我 $3,500 是否足夠進行交易。我回應他:「忘記了」,並立即在電話上翻查紀錄,嘗試回答他的問題。正當我專注翻查電話時,有兩名探員衝出來表示自己警察的身份,並以「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」把我拘捕。

事後回想,其實是臥底探員先開口「問價」,我並沒有主動唆使。但警察在法庭上是誠實而可信的證人,我唯有硬食。當時青躍的朋友在我被拘捕後,主動向我提出法律支援,假若沒有他們的陪伴,我想我經已崩潰了。

先睇下香港01張新聞相:

unnamed

似唔似香港大學文學院援交妹許彤 (幼稚園老師) ?

許彤寫真:

許彤: 「賣陰道犯什麼罪?我從小就想做雞 」

https://hi-auntie.com/2017/10/20/tradegirl/

香港01新聞片:

 

Source:
https://www.hk01.com/article/126035

廣告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